脫口而出的英文文法

分享在 email
分享在 print
分享在 facebook
Table Of Contents

在接下來的 6 篇文章,我們來談談文法和語言學習的策略!

選讀書報告用書的故事

筆者最近請班上同學各選一本簡化版英文小說,準備做口頭讀書報告。有位同學寫了一封 email 說: “The book I choose is Treasure Island.” 次日問全班:「這句話寫得對不對?」有人回答:「在我聽來,沒有任何錯啊!」

你覺得呢?先想一想,學生要表達的意思是什麼?再想一下,現在式 “choose” 的含義是什麼?指的是「進行中的事」、「之前已經做好了的事」,還是「準備要做而還沒做的事」呢?

照理說,應該是第二個意思,指的是寫該句話前已經完成的事。不過,那不就是要用完成式 “have chosen” 嗎?為什麼會認為 “The book I choose” 沒有錯呢?“The book I choose” 這個片語符合文法沒錯,可是它代表什麼意思呢?

大家應該知道,在現代英語裡,一般而言,所謂的「現在式」根本就不是什麼現在式了!它指的可以是:

  1. 一個事實或常態:Birds fly. 或
  2. 感官動詞專用的現在式:I see him. 或
  3. 一個習慣性的動作:I eat rice (every day).

如果要表達現在「正在進行中」的事,要用現在進行式:I am eating rice. 

而在讀書報告的例子中,“Choose” 不是感官動詞,所以除非指的是經常發生的事(像 Every time I come to this reading room, I always choose the same book.),否則就不應該用現在式。可是台灣學習者十之八九都會在這種場合中直接用 “choose”,在很多類似情境下也對文法時態做了同樣的處理——也都同樣不正確。

可是,要想那麼多才能選對時態——哪裡來得及?

要快思,不得慢想的文法

若要說台灣的英語教育理,哪部分成效比較好,那應該是文法吧!大多台灣學生對英文文法規則的熟悉程度往往比有些母語人士高。不過有幾點或許值得思考一下:

  1. 身為中文母語人士,你對中文文法了解多少呢?如果一下子要去教外籍人士中文,你會從何開始?英美人士對英文文法的了解,可能跟你對中文文法的了解是差不多的。
  2. 對英文文法瞭若指掌,是以什麼代價換來的呢?有沒有因此顧此失彼呢?如果有,捨去的是什麼?
  3. 用來學會這些文法知識的方法,有沒有一些原先沒有預料到的附帶問題或後遺症?如果有,是哪些?又該如何糾正?

在個別討論常見的文法問題之前,我們要先講大方法。因為方法一對,其實很多累積 N 年的常見錯誤都會渙然冰釋。

首先,要請讀者回顧一下每天請聽回音十分鐘(上)(下),複習「回音法」和「語言自動化」的重要性,並了解要如何做到語言自動化。也建議讀者有空讀一本暢銷書——丹尼爾·卡納曼 Daniel Kahneman 所著之「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可以上 YouTube 觀看相關影片,也可以搜尋相關中文文章來了解書中精華。

簡而言之,學語言不能只靠用來做邏輯思考、速度遲慢的前腦(系統二),一定要把該語言常用的語句灌入任務執行起來快速利落的無意識頭腦(系統一),這樣一來,這些零錯誤的現成語句才會在需要用時噼哩啪啦自動地蹦出來。

心裡的過濾網與「英語為世界共通語」(English as a Lingua Franca: ELF)

小孩子生來都有驚人的語言學習能力,但這並不代表大人學語言一定很「遜」,大人也有大人的優勢,譬如:分析能力強、生活經驗豐富、已經成功地學會了自己的母語等。小朋友學得那麼好有個很重要的原因——因為他們的頭腦幾乎是一片空白,沒有「過濾網」讓他篩選哪些資訊可以進來長住、哪些要擋在門外。

大人就不一樣了。對於所聽、所看到的一切,會先想:「這對我有沒有用或好處?有沒有危險或壞處?符不符合我的習慣的作法和想法?能讓我覺得有安全感嗎?」小朋友就不會這樣先做過濾,進來的東西幾乎是照單全收。

一般情況下,大人的「過濾網」有自保作用,它可以警告我們:「某一項資訊可能不對,不足為信。」但在學語言時往往適得其反,使我們不知不覺中破壞自己學習的努力。因為當這個過濾機制偵測到跟之前接觸過、跟自己母語不同的用法時,會攔下這來歷不明的資訊,將它抽換成比較符合自己習慣與信念的樣貌。

這樣一來,資訊便在自己的心裡被動了手腳,與原本的真實樣貌大相徑庭。我們因此有了自己獨特的腔調,也因此用著之前死背過、不加詞尾的動詞原形(無時態、不分第幾人稱)或名詞原形(不分單複數、可數或不可數)。這樣一來,我們所講的英語變遺漏很多母語者認為不可或缺的重要資訊。

對中文母語者來說,要找到適當的單字往往已經很辛苦耗時,根本來不及顧到文法,也因此常會合理化這種極簡化的說英語方式:「那些文法詞尾反正只是形式而已,沒有太大的實質意義,可有可無。而且,我說這種陽春型英語時,對方似乎都能大致會意。了不起再加一些臉部表情與肢體動作,也應該沒有少掉太多太重要的語義……吧?我少了那些東西反正不是故意的,是真的來不及把文法規則應用上去,如果真的要加所有的 -s, -ed 和 -ing 的話,對方肯定會很不耐煩而提早結束這段對話……不是嗎?」

常用這樣的省略式英語,不久就成了習慣,要突然開始把該加的詞尾加上去,自己都覺得有點不習慣。

筆者有次曾經請學生敘述寒假做了些什麼。開始時,所有的學生都只用動詞的現在式。當被提醒要用過去式時,他們就慢下來了,然後真的開始用過去式了,可是每加一個 -ed 之後,就不禁嘻嘻笑了起來。我心想:「這是英語最基本常用的規則——怎麼到大一了,用對詞尾還會引起笑聲呢?很多歐洲人學英語,在小學時都已經不容易犯這麼基本的文法錯誤了。台灣的英語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這些學生的中學英語課是怎麼及格的?」

最近又流行一種想法:「英語已經變成世界共通語,規範語言的權利不再是母語人士的專利。亞洲人也有自己亞洲人的英語,母語人士無權干涉或表達意見。」

對於這種想法只有一句話:這純粹是藉口

中文的母語人士常會嚴重地低估文法在英語裡的重要性。別人會有耐心聽亞洲人「獨創」的、少了很多文法資訊的那種英語嗎?只要有一點跟別人用英語互動的經驗,就會知道這種想法是不能成立的。

再者,會說中文的人口已經超過十億人,國際上也很多人在學,所以中文在未來應會成為世界共用語之一。那麼,這是不是意味著,這些 L2 的中文學習者也應該有權利決定什麼叫「正確」的中文呢?以下舉一些網路上收集到的中文學習者所寫的真實例子:

  1. 我有看過他們的演唱會在紐約
  2. 我媽媽漂亮。
  3. 咖啡還好。(應為:咖啡還好。)。

這樣的中文你願意接受嗎?如果你有點不以為然,覺得這簡直是錯誤的中文,聽得不但不舒服,而且連語義都不太清楚。那麼,這跟文法不正確的英文有何不同?有人說,英語時態不對有什麼關係?可是中文裡,「不」和「沒」搞錯了,不也就是中文的時態搞錯了嗎?而且這對聽者來說,難道不是一種折騰嗎?

同理,當你在參閱台灣很多公認為權威的英文文法書和字典時,有沒有查看過的「作者與編輯頁」?上面有沒有列出英語母語人士的姓名?哪怕是一個也好。如果有的話,那你運氣不錯。因為在台灣編纂的英文文法書和字典,參與編寫和校對的,絕大多數連一個母語人士都沒有。

假設你在國外,送小孩上中文學校,可是所用的課本都是美國人寫的,參加編輯和校對的連一個中文的母語人士都沒有,你會放心嗎?筆者問過的人都毫不猶豫地笑著說:「當然不會放心!」那麼,在台灣出英文文法書,不先給母語人士看一下,難道不會有錯誤或過時的用法嗎?

更可畏的是,作者根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多少。這種錯誤態度從唾手可得的英文亂寫的路牌和 T 恤可見一斑。想體會英語母語人士對此的感受,可以上網搜尋「好笑中文刺青」的圖片來自己體會一下。

如何讓自己的英文文法變好:帕雷托二八法則

所謂的「帕雷托二八法則」Pareto Principle(也叫做the 80/20 Rule)可以應用在很多不同的領域裡。比方說:一家公司的銷售量,有 80% 是來自於 20% 的客戶;80% 的時候,你只穿衣櫃裡 20% 的衣服。

它也可以被應用在文法的學習上。要造出漂亮又正確的英文句子,光靠所背過的單字和文法規則是不夠的。很容易自造出雖然符合文法規則,卻沒有人講、聽起來很怪、詞不達意的句子來。

其實文法的學習,只有 20% 是靠書本與上課的修習,剩下的 80% 要靠回音法與交談的日常練習。可惜的是,台灣一般的英語教學裡,這個比例剛好相反,恐怕連 20% 的聽力與說話練習也達不到。台灣人的英語聽講能力普遍偏低,會有人感到意外嗎?

其實,要徹底地翻轉台灣的英語教育,只要做一件事,學生的英文程度在一夜之間就會開始快速提升。是哪件事呢?

就是:從今天起,每一位英語老師從第一堂英語課開始,要讓學生每天練習聽、練習說英語。

老師自己的英文好不好都無所謂,學生自己可以從好的音檔自己學得很好。這樣做,再也不用怕遇到外國人整個人僵住、開不了口。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那麼,效果這麼好的話,怎麼還沒有開始這麼做呢?不是因為預算不足,不是因為缺乏適當的教材,也不是因為沒有教育當局支持的問題——完全是各個老師的觀念問題。看老師,也就是看,知道這個好方法之後,願不願意付諸行動?

— —

附錄

  1. 「快思慢想」一書的大意:Thinking, Fast and Slow by Daniel Kahneman | Core Message
  2. 相關文章 — 英語島:看「中文字幕」會影響英文聽力嗎?

— —

Note: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a three-year series in CET’s bimonthly “Hello! ET” magazine from Jan-Feb 2012 to Nov-Dec 2015. The editors at CET have kindly allowed us to retain the copyright and reissue the articles on our own platform. View the original article here.

— —

下一篇:除了回音法之外,還有什麼具體的方法可以用來把英文文法學好呢?


分享在 email
分享在 print
分享在 facebook

登入

登入查看台大老師限定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