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發音百樂篇(一): Pronunciation Potluck (1)

分享在 email
分享在 print
分享在 facebook
Table Of Contents

“Potluck” 其中一個意思是「用家中現有的食材臨時湊成的一頓飯」,常有雜七雜八、淩亂的感覺,但菜色的多樣變化也別有一番風味。本文以 “Pronunciation Potluck” 為名(中文以粵語音譯「百樂」),從冰箱清出之前沒機會講到的幾個主題,擺出幾道英語發音問題的「小菜」供讀者享用。

一些已被大家唸錯 N 年的字

says/said

這兩個字你是唸做 /seɪz/ 和 /’seɪd/ 嗎?雖然很多台灣人都這麼唸,卻是不對的!英語歷來極常用的字常有不規則的發音。 雖然 “say” 和 “saying” 唸做規則的 /seɪ/ 和 /‘seɪɪŋ/,但其第三人稱單數和過去式/過去分詞卻唸做不規則的 says /sɛz/ 和 said /sɛd/

請仔細聽 Merriam-Webster 裡 say, saying, says, said 四個發音,你可能也會嚇一跳。請多練習幾次聽與說,發音習慣是很頑固的,可能需要頗大的意志力和毅力來改變!

of 與 have

“of” 是個介係詞,所以是虛詞。虛詞通常沒有重音,其母音往往也會弱化。此外,“of” 是英語中唯一 “f”唸做 /v/ 的字。所以 of 唸做 /əv/ 而不唸 /oʊf/!

have 字尾子音也是有聲的 /v/ 而非無聲的 /f/,母音 /æ/ 也要唸長一點;不小心唸 /hæf/ 的話,會被聽成 “half” (/hæf/——“l” 不發音!)。

because

雖然 because 這個連接詞的字典音是 /bi’kɔz/,可是因為它也是虛詞,所以 “-cause” 裡的母音通常要也用弱化央音 /ə/ 來唸,所以 because 唸做 /bi’kəz/。注意不要唸 /bi’koʊz/ 或 /bi’kaʊz/!MW 音檔用的發音是字典音 /bi’kɔz/;要聽會話中使用的發音 /bi’kəz/ ,請聽 Wiktionary 的音檔

有一首把 /bi’kəz/ 重複唱了很多遍的歌,可以拿來加深印象:「綠野仙蹤」的主題曲 “We’re Off to See the Wizard”。 

ask/asks/asked/asking

假如你唸這四個字,用的是以下的發音:/æks, æks, ækst, æksɪŋ/,那建議你盡快花一些時間與心思來糾正——因為這些發音是美國南部與黑人英語的發音。母語人士若聽到你這麼唸,會嚇一跳,心想:「東方面孔怎麼突然冒出黑人腔?」可能會因此分心而妨礙了彼此的溝通。

/æks/ 其實是 “ax/axe”「斧頭」、「用斧頭砍」的發音,不是「問」。在早期英語中,ask 有過 /æks/ 這樣的發音,可是後來標準腔採用了 /æsk/,使得 /æks/ 隨即被貼上「教育程度不高」的標記,所以務必要用標準腔來唸 ask 等字。舉個台灣人較熟悉的類似例子:請想像一下,聽到一位有名氣的教授在演講時,突然冒出「素不素?」(「是不是?」的意思),是什麽感覺?

總之,ask / asks / asked / asking 的正確發音是:/æsk, æsks, æskt, ‘æskɪŋ/。要唸對的話,必須要慢慢的、一個一個音唸。不要急,一急子音就很容易顛倒。請用 MW 幫忙糾正。

/l/ 的種種

「清晰的 “l”」與「模糊的 “l”」(Clear “l” and dark “l”)

一般英語教科書比較少提到,甚至一般母語人士也不知道:/l/ 有兩種迥然不同的發音,這取決於它在單字中的位置。

果 /l/ 出現在母音前(這叫 prevocalic “l”),就是一般「清晰的 “l”」(clear “l”)。舌尖放在齒齦上,氣流由舌頭兩邊出來(分類上是「邊音」“lateral”)。唸法跟華語的「ㄌ」一樣,所以對台灣學習者來說並不困難。

但如果 /l/ 出現在母音後(即postvocalic “l”),就要唸作「模糊的 “l”」(dark “l”) 了。舌尖可以根本不要碰齒齦,最重要的是,舌後(舌根)要翹起來靠近軟齶。這是個舌後化 (velarized) 的發音。Dark “l” 其實比較像個後高母音而不像子音,跟較誇張的北京腔裡「肚子餓」的「餓ㄜˋ」的發音很像。請聽 MW如何唸:ill, pill, Bill, still, all, call, tall, fall, pull, pool, school, while, children, people, animal, milk, help, girl, world。

「成音節」的 “l” (Syllabic /l/)

所謂的「成音節」“l” (syllabic /l/) 在國際音標裡標為 /l̩/(KK 則是在 /l/ 的下面加 . )。這表示 /l/ 自成一個獨立的、沒有母音的音節。

真正「成音節」的 “l” 在英式英語中常有,但在美式英語裡通常有個很短的央音 (schwa /ə/ )。所以英式英語中 trouble /‘trʌbl̩/, single /‘sɪŋgl̩/, simple /’sɪmpl̩/ 這樣的字,會唸作 /’trʌbəl/, /’sɪŋgəl/, /‘sɪmpəl/。請仔細聽 MW 的發音。

不發音的 “l” (Silent “l”)

許多字的拼法裡有 “l”,但實際上卻不發音。它們大部分是有歷史原因的,原來有唸 /l/,只是後來 /l/ 被省略不唸了。例如:half, halves, talk, walk, chalk, stalk, folk, yolk, salmon, calm, palm, almond, would, could, should, Holmes。

美式英語 “tap” 閃音/ɾ/

一般英語學習者應該會發現:美式英語裡的 /t/ 有時會唸得很像 /d/。但這個音變規則是什麼呢?我們先講這個音的實際發音,再介紹這個特別唸法在什麽情況下會出現。

這個 /t/ 變出來的音叫做閃音」“tap”(有些書稱其為 “flap”,但 “tap” 比較精確。因為嚴格來說“flap” 是另一種音)。閃音在國際音標裡有專用的、像小拐杖的符號 /ɾ/。乍聽之下,尤其是講話比較快時,/ɾ/ 就很像一般 /d/ 的發音。不過講得慢些你就會發現 /ɾ/ 跟 /d/ 有兩個大差別:

  1. 因為 /ɾ/ 原是個無聲的 /t/,所以 /ɾ/ 之前的母音會比較短;/d/ 之前的母音會唸得比較長。關於有聲/無聲子音前之母音長短規則,可以複習之前文章:Stop at stops! 遇到塞音請停!
  2. /ɾ/ 在任何情況之下都不得延長,唸成長音。反之,/d/ 唸得較重時是可以延長為 /dː/ 的。比方說,要判斷對方說的到底是 “ladder” 還是 “latter”,可以觀察其中的 /d/ 是否可以拉長唸成 /læːdddɚ/。因為 “latter”/læɾɚ/ 裡的 /ɾ/ 只能唸得很短促。

    其實,這種「不得延長」的規則沒有你想的那麼奇怪。閩南語中也有不可以延長的閃音,只是閩南語的閃音是個有 /l/ 味道的邊音,如:「賊仔」中間的連音(國際音標符號是 /ɺ/)。如果你把「賊仔」/tsʰaɺɑ/ 中的子音連音拉長,聽起來會很怪吧?英語的 /ɾ/ 也是這樣。

/t/ 唸閃音 /ɾ/ 的規則如下:/t/ 出現在兩個母音之間,且右邊的音節無重音。(就這個規則來說,/r/ 算做母音。)因此,water 不唸 /’wɑtɚ/ 而要唸 /‘wɑɾɚ/(聽起來像/’wɑdɚ/);better不唸 /’bɛtɚ/ 而唸 /‘bɛɾɚ/(聽起來像/‘bɛdɚ/),以此類推。而 protect /prə’tɛkt/ 和 intelligent /ɪn’tɛlɪdʒənt/ 裡的 /t/ 不唸 /ɾ/,是因為 /t/ 右邊的音節 /‘tɛkt/ 和 /’tɛl/ 是有重音的。

另外請注意:/t/ 之後如果接的是所謂「成音節」的 “l”,則在美式英語裡 /t/ 要唸做 /ɾ/,因為 /l/ 前有央音 (schwa /ə/);所以 little 要唸 /’lɪɾəl/(不要唸 /’lito/!)、bottle 唸 /‘bɑɾəl/。再次請聽 MW 如何唸。/’lɪtl̩/, /’bɒtl̩/ 純無母音的「成音節 /l̩/」發音在英式英語裡較為普遍,可以查 Cambridge Learner’s Dictionary 來做比較。

練習:bitter, matter, kettle, butter, battle, bottom, chatter, clutter, committee, dirty, party, gutter, hotter, letter, platter, pattern, settle 

「耳朵」還是「年頭」?「東方」還是「酵母」?

在英語裡,/i/ 與 /ji/ 的發音是不一樣的,而且可以用來區別不同意思的字。雖然 /i/ 和 /ji/ 的「最小對比字 (minimal pairs)」並不多,但都是極常用的字,如:ear /ɪr/ 和 year /jɪr/。

注音符號將 /i/ 和 /ji/ 視為同樣的音,都寫成「ㄧ」。雖然華語裡也有 /i/ 和 /ji/ 兩種不同的發音,但也只是不同鄉音的差別而已,並無用來區別意思不同的字。正因如此,很多台灣人不會分辨英語的這兩個音。

那麼,ear /ɪr/ 和 year /jɪr/ 要如何區別呢?/j/ 這個音和 /w/ 一樣,是個「接近音」(approximant),也叫「滑音」(glide)。舌頭會很靠近上齶,可是沒有靠近到會產生摩擦聲,產生摩擦聲就成了擦音 (fricative) ,如:/s/ 和 / ʃ/。它很像華語「牙齒」的「牙」,去掉後面ㄚ的音;也是 “yes” /jɛs/ 去掉 /ɛs/ 後所留下來的音。/j/ 比母音 /i/ 還要緊繃。有的北方人,在唸「英文」的「英」字,就會發出像 /jiŋ/ 的音,而不是普通台灣發音/iŋ/,可以作為參考。

反覆仔細聽 MW “ear” 和 “year”、“east” 和 “yeast” 的發音並且去模仿。如果有母語人士可以帶你練習會更好。根據以往的教學經驗,區別 /i/ 和 /ji/ 算是難度稍微比較高一點。但只要用心,每個人都學得會!請練習讀:

  1. “S”, yes
  2. ear, year
  3. east, yeast(酵母)
  4. “E”, ye(/古/你們)
  5. eel(鰻魚), yield(讓)

— —

附錄

  1. We’re Off to See the Wizard; Lyrics
  2. Ask or ax? Feature on Garrard McClendon and African-American English
  3. English Sounds – L [l] Consonant – How to make the L [l] Consonant
  4. EMAIL vs. EMAI-OH – How to make the Dark L – American English
  5. 更多有關 /l/ 的資訊:Phonemes and Allophones I
  6. How to Practice the Flap T — American English Pronunciation
  7. YEAR vs. EAR – American English Pronunciation

— —

This article originally appeared in CET’s Hello! ET bimonthly 師德會訊 Hello! ET, no. 80, November/December 2013, p. 12-14.

— —

下一篇:“Major” 還是 “measure”?“Burrs” 還是 “birds” ? 還有,“due” 和 “do” 到底是不是同音字?下次再烹調出一些新菜讓大家來品嘗。


分享在 email
分享在 print
分享在 facebook

登入

登入查看台大老師限定教材